Forum Index \ 生活娱乐论坛 \
Read/Reply : 1092/0
  • danjuan
  • (86 posts)
有人讲:所谓命运,就是说,这一出“人间戏剧”需要各种各样的角色,而你,我只是其中之一,不可以随意调换。
虽然我们很难说清楚这个叫做“命运”的东西,是如何摆布我们的生命,但可以确信的是上帝是一位聪明的甚至近乎于狡猾的编剧。他让生活在“人间”大荧幕上的我们,个性,境遇迥异,他让“人生”这场戏异彩纷呈。
但是,一出戏的成功与否,精彩程度,又和戏中的演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而这一点他一人无法独完。于是,上帝给了人类自由意识的权利,却又把我们有命运的线牢牢的栓在他既定的轨道上,机械的前行。

上帝的玩偶们——可以思考无法选择

贡田:我们可以相爱,却逃不了分离;我们可以私守,却放不下记忆;我们可以死亡,却找不到答案。
恋人背叛了,爱情变质了,生活在一个失去了承诺和梦想的女孩眼中,悄然扭曲着。如果你选择放弃,我只好放弃。古人云:哀莫大于心死。若是一个人的心死了,我们还能怎么样?贡田在松本结婚的时候选择了死亡,上帝看着只是摇头,还不是时候。然后,她活了下来,却把自己永远的锁在回忆的盒子里,选择闭上世俗的眼睛。于是,这个像洋娃娃般的少女开始安静的终日坐着,目光空洞,就像灵魂被神的魔力遮蔽,永远看不见初升的太阳。在那个命中注定的王子来到的时候,她看不见他,却又只能被命运牵拌着,和他漫无目的的寻找,寻找他们的爱情,寻找他们的救赎,以及本来就不存在的答案。“是这样吗?”她问上帝的小天使,答案写在了那些前行的路上。

松本:我可以选择爱,却听从了利;我可以保卫她,却保护了自己;我可以唤醒爱,却找到死亡。
一个女人的泪滴在金币上,变成了露珠,看见的人就被迷惑了,被她推向了钱。
松本深爱着贡田却无法放弃自己的前途,于是他选择逃避自己的感情,选择了利益的驱使。他看见社长女儿落在金币上的泪,决定和她成亲了。
结婚那天,新娘很美,如花般娇艳,可是他看到的只是贡田的容颜。他听见他们说:她自杀了,却没有死。上帝说:我要你爱她,你还没做到。于是,他飞跑似的奔向医院,他知道,其实那个女孩也许早已看不见自己的样子。可他要听从他的脚步,那人说你们还有一段更长的路要行。于是,他们只能前行,直到那人说,看,你知道了答案,其实没有答案。

黑社会大哥:我可以选择留下,却走向了黑暗;我可以选择亲情,却背弃了亲人;我可以忏悔过往,却无法开口。
什么是江湖?我们只是绷紧的绳,一放松就结束。如果我不选择杀戮,那么下一个死去的就是我。“什么时候,你连自己的哥哥也会杀的。”在入江湖的第一夜。这是他们的游戏规则。我们只是游戏中运行的棋子,永远逃不开规则的束缚。所以他不得不杀自己的弟弟,所以他不能去看那个女人,这些都是规则。当有一天他老了,不想继续了,他去找寻他的回忆,以及回忆中美好的爱情。上帝看见了,就笑了。他就悟了。

等待的女人:我可以选择离开,却坐到了现在;我可以放弃回忆,却深陷其中;我可以改变人生,却只想等到那个人。
一个星期六的清晨,那个男孩对她说,他以后都不再来了。那时,她只看见自己的眼泪落在午饭盒上。她站起来,对远去的身影喊:我等你,我会做好午饭,每个星期六都在这里等你,一直等。于是,她一等就是几十年。当等待变成了习惯,当习惯变成了责任,她依旧没能看见他要等的人。翠翠说: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,也许“明天”回来。等待是我们对自己最好的谎言,在谎言里爱情变的美丽,生活变的有意义。于是,上帝让她一坐几十年;于是,上帝要她改变,在最后的故事中。

直奎:我可以选择放弃痴迷,却只能痴狂;我可以拥有光明,却只想拥有她的笑容;我可以看见生命歌唱,却只想听见她低语。
“眉目传情,这是爱情的开始……”有人在唱,有人在和,也有人在醉。爱情固然重要,生活仍要继续。只是沉迷于此的人,听不见。爱会迷住你的眼,爱会挫伤你的心。他只是万千喜欢她的人中的一个,他却是万千中最特别的一个,为了一个回眸,为了一句关怀,他可以在她车祸后,刺瞎自己的眼睛,选择永远的黑暗。“我想看不见会更好。”太多的东西都会轮回。

山口春菜:舞台上的靓丽光鲜,有都少是梦,有多少是幻。看见的人羡慕,其间的人痛苦。一次意外的车祸毁了她如日中天的事业,毁了她天生貌美的容颜。生命本来无常,生活本来是苦。她开始终日坐着,看着大海发呆。我们可以选择吗?能选择的又是什么?“玫瑰开的正艳。”欣赏就行了。

上帝的脚本——那些风花雪月的爱情

束缚的腰带: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,女的自杀了,不成,就疯了。他们说她心志不全,他们看不见灵魂,只看见生活。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,男的结婚了,不成,就逃亡了。他们说他放弃了胜利,他们看不见灵魂,只看见生活。男的带着女的逃亡,逃世俗的苦,腰带栓住的是两颗绝望的心。没有目的,没有方向,走到的地方就是天堂。他们看不见风景,听不到细语,他们只能活在彼此的梦中,一直走下去。

等待的饭盒:女孩很会做饭,为心爱的人。每周一次的约会,没有别的内容,只是饭盒。爱情放在了食物中,让生命变的甜美,可口。男孩离开了女孩,她就在那里坐着等待。同样的衣着,同样的姿态,同样的等待的心。一天男孩变成老者,来到她身旁,她没认出故人,却看见了新的爱情。“也许,我不等他了。因为最近你来了。”于是,她变换了装扮,不再期望那个记忆中的人的到来,她可以等待她另外的爱情。

恋爱的音符:男的很爱听女的在台上唱歌,可女的高不可攀。他只好躲在他的角落去爱她,直到一场车祸撞伤了她。他才发觉他再也找不到她。他一遍遍练习着自己的爱情乐章,可没有机会吹响它。与其看见不愿见到的她的表情,不如永远记得她最没的容颜,小刀义无返顾的扎入眼中,肉体上的疼痛比不上心灵的巨大折磨。终于,他再次听见她的乐音,那天玫瑰开的正艳,他闻见花香,就会醉了,很醉很醉。

上帝的砝码——时间的春夏秋冬

季节的变迁是上帝最好的布景,那些春天的花,夏天的树,秋天的叶,以及冬天的雪。在变幻中美丽的让人心碎。束缚的灵魂在四季中寂静的走来,又走去,他们错过了上帝的馈赠,因为太执着于自己的角色。那些四季美丽的颜色,明丽而鲜艳,因为那些漫步我们才看见他们,美丽的不带一丝杂质。那些时间的花,开了又败了,轮回的像是我们的生命,短暂而美好。
电影要漂亮,上帝的戏足够美丽。

上帝的救赎——死亡

上帝对人类说道:“我治愈你,所以要伤害你;我喜爱你,所以要惩罚你。”于是,上帝曾让撒旦诱惑亚当夏娃,于是上帝曾让撒旦折磨约伯。当约伯失去一切,仍对上帝虔诚不二时,上帝带走了他的生命。死亡是上帝的救赎。
泰戈尔说:“死亡”的烙印给“生命”的钱币带来价值,使它能够用生命来购买真正宝贵的东西。

在大雪漫山的路上,贡田亮出了他们的爱情信物。“呐”,松本看着,无法言语,于是两人抱头痛苦;在大雪漫山的路上,他们发现彼此禁闭的灵魂中,全是彼此的爱;在大雪漫山的路上,他们的爱被上帝救赎,彼此永远连在了一起。
在黑帮老大发现自己的生命的不久在,他去寻觅自己的爱,当爱情在最后给他关怀时,上帝让他死在自己的幸福瞬间,你会说;“出来混,迟早要还的。”上帝说:我只是爱你们。
见过理想中的山口后,直奎倒在了自己的血泊里,前一秒他正吹奏着“眉目传情,这是爱情的开始……”前一秒他正快活的享受刚刚和山口一起的瞬间。他是位交通警察,结果他爱的人毁于车祸,他自己死于车祸。轮回无可奈何。
他们的生命结束了,终结在人生最好的季节,生命是无常的,我们是无奈的,上帝说:你来吧,你解脱了,我们才能悟。

命运,上帝手中的线,我们无法挣脱,这就是宿命。

6/30/2004 9:43:08 PM

Quickly Reply

Please logon and reply, Not DriveHQ Member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