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2月27日 星期日

苏联科学家将狐狸驯养成宠物(转载)

苏联科学家将狐狸驯养成宠物(转载)


1959年,苏联科学家Dmitri
Belyaev开始驯养狐狸,他通过测试狐狸的性情挑选驯养对象。Belyaev在狐狸前面伸出他的手,攻击或撕咬手的狐狸被立即剔除出试验,只有性情温和没有攻击性的狐狸才被选择参与试验和交配繁殖,它们的后代继续沿用此种模式繁殖。
科学家预计可能需要很冗长的时间才能产生一些即时效应。然而令他们震惊的是,仅仅过了10代,狐狸的行为便已经发生了显著的变化。新一代的狐狸变得更乖巧,更善玩,体型也变得更小,身体皮肤上的颜色也变得多姿多彩,它们会像狗一样摇摆尾巴,甚至还有一双蓝色眼睛。Belyaev于1985年去世,但驯养狐狸的试验仍在继续。科学家认为狼驯化成狗的方式与之相同,通常认为狼的性情需要数百甚至数千代才能发生改变,但这项试验显示演化远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快得多。

2009年12月12日 星期六

看伟大领袖毛主席论拆迁(转贴)

看伟大领袖毛主席论拆迁

12月 9, 2009 by P迪  
类别: 社会生活

2366网页游戏

毛泽东论拆迁

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  (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五日)

早几年,在河南省一个地方要修飞机场,事先不给农民安排好,没有说清道理,就强迫人家搬家。那个庄的农民说,你拿根长棍子去拨树上雀儿的巢,把它搞下来,雀儿也要叫几声。邓小平你也有一个巢,我把你的巢搞烂了,你要不要叫几声?于是乎那个地方的群众布置了三道防线:第一道是小孩子,第二道是妇女,第三道是男的青壮年。到那里去测量的人都被赶走了,结果农民还是胜利了。

后来,向农民好好说清楚,给他们作了安排,他们的家还是搬了,飞机场还是修了。这样的事情不少。现在,有这样一些人,好象得了天下,就高枕无忧,可以横行霸道了。这样的人,群众反对他,打石头,打锄头,我看是该当,我最欢迎。而且有些时候,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。

共产党是要得到教训的。学生上街,工人上街,凡是有那样的事情,同志们要看作好事。成都有一百多学生要到北京请愿,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在四川省广元车站就被阻止了,另外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到了洛阳,没有能到北京来。我的意见,周总理的意见,是应当放到北京来,到有关部门去拜访。要允许工人罢工……

无非是矛盾。世界充满着矛盾。民主革命解决了同帝国主义、封建主义、官僚资本主义这一套矛盾。现在,在所有制方面同民族资本主义和小生产的矛盾也基本上解决了,别的方面的矛盾又突出出来了,新的矛盾又发生了。县委以上的干部有几十万,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手里。如果不搞好,脱离群众,不是艰苦奋斗,那末,工人、农民、学生就有理由不赞成他们。我们一定要警惕,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,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。谁犯了官僚主义,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,骂群众,压群众,总是不改,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。我说革掉很好,应当革掉。 (《毛泽东选集》第五卷,人民出版社1977年4月第1版,第313�329页

读后感:

是的,你现在的感受和刚才的我一样,不相信这是伟大领袖毛泽东曾说过的。我阅速一向过快,当看到这是4月第1版时,还以为这是4月1日版,加之内容悚异,就以为是网友恶搞。专门请成都理工和河南大学的同学们帮忙在图书馆查证,证实确为毛选第五卷里的话。考虑到毛是个诗人,说话常有些情绪化,但是专门收录在毛选是要很慎重的,所以我觉得,这是毛泽东的本意。

选载毛泽东的著作是不会被和谐的,对伟大领袖的思想进行学习更不应该被驴霸,所以读后感如下,望有关部门给我一些宽容,我写字为生,无以为命,爱家爱国,不想自焚,现心得如下:

一、很感动毛泽东用巢里的雀儿来形容中国人民,其实中国人民很卑微,他们大多不会关心政治,只关心粮食和蔬菜、房子、生产工具。从世界范围里,中国人是最好管理和忽悠的(这有赖于儒家思想的伟大教化),只要给口饭给片瓦,基本一辈子不会反。但不要触碰他们的底线,即,不要砸他们的锅,不要揭他们的瓦,底层生物(原谅我说出真相)在生存底线遭受挑战时,会迸发出比高等生物更可怕的战斗力,会以伤害自己及对手的方式解决问题,比如自焚。

自焚当然不划算,但这时候我们还说什么这人是否理智,是否违章,当这人已用生命来捍卫一件东西的时候,作为统治者,应该尊重他们的情感。自大禹始,我们之所以要成立一个国家一个政府,是因为要让大家活得更有安全感,更像一个人,而不是更憋屈,更他妈像一条狗,而且还是丧家的。

其实人民是爱自己的国家的,一定要相信这一点,不要疑神疑鬼,处处皆暴民,你用暴力的眼光横扫天下,天下皆暴民了。看,他们连选举权都没有,就承认你们是伟大领袖和英明管理者,还纳税,多顺,多傻的人民呵,善待他们,大家互相给一条路,借过,此为和谐。

二、建国大业之后,有些人掌了权,就不爱人民了,就横行霸道了,更由于某些地方官员拥有"不解释权",人民无处说理,有理讲不清,就只有像祖先猴子那样扔石头还击来犯之敌,世界文明进程都这样了,我们还有这种返祖现象,您不觉得人民其实不是可恶而是可怜么。所以毛泽东说"打才能解决问题"。

很怕,在建国大业之后,再拍一次《建国大业》。

三、毛泽东居然主张修改宪法,放行进京,罢工自由,这有利于解决国家、厂长和群众的矛盾。他要是活到现在,会气得脑血栓呗儿一声就死过去。因为,现在信访群众会被当成神经病还有医院证明,到北京,暂住证也会被条子撕了,现在的老板巴不得你罢工,正找茬儿开你,就送刀口上来了。我们的《劳动法》其实接近于废纸了,《物权法》可以叫作《无权法》,倒过来念也行,它根本就是一个屁,抵不过政府一个手谕。

四、毛泽东说谁不解决群众的问题,骂群众压群众,就得革掉,革掉好。这显示出毛的幼稚,。现在的情况:有关部门可以用违法的手段来伤害人民,出了事就算是"工作手段不合理",行政处分了事,比如上海闵行钓鱼事件二个政府官员(相对而言成都对钟昌林的处理还算及时和深入的);而奋起反击的人民则叫做"暴力抗法",得拘留和判刑,比如成都唐福珍和上海潘蓉。

这就太好玩了,在一场械斗中,代表官府的是工作手段不合理,代表人民的却是违法。哪怕捉奸,你也不能说一方是调情,另一方却是强暴。

人民拿什么来革掉呢,到后了,只能革掉自己了。最悲哀的是,革掉自己后,家人还要被判处行政拘留,自大秦以来,复见连坐。

五、很多地方的拆迁都是以修建公共设施作为名义的,以此假装大义凛然。但以大多数人的名义来剥夺少数人的利益,是猥琐的,最终也会伤害到大多数人利益,有关部门一向是擅于挑起群众斗群众的,让人民和人民先行火并起来,比如单双号限行,说是照顾更多数的自行车族,后来大家发现自行车也快实名制了;比如涨油价,说是保护环境、不让无车族负担过多的税钱,后来发现连天然气和自来水也涨价了;再比如为了照顾农民兄弟就粮油肉菜涨价,可农民兄弟一转眼就发现自家连地,都被任志强他们收走了……

美国政府,可以为一个老太太的破农场让高速路绕道七英里,造价多出4亿美金。但美国的大多数并不以为这伤害了他们的利益,却以为美国政府带来了安全感――只要有一个人不愿意搬迁,奥巴马也不可以动用FBI、CIA。这才是真正的大多数人的利益。

六、听说全国人大法工委开始动手修改《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》,也就是前几天我说的杀人《条例》,第一次,全国人大,全国人民的老大。

七、我还是不很放心,怕大学生们看的是盗版毛选,或者根本就是篡改过的矫诏,急望人民就地查阅,以正视听。

若是,再遇强拆,人人――手执毛选当空舞,不怕城管来抓捕,不扔石头不自焚,毛主席用兵真如神。钦此。

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

为所有内战死难者致哀!

 

2009年8月20日 星期四

“预备立宪”是如何流产的?(转贴)

  历史不能假设,历史只是曾经发生过的事实。1906年9月1日,一道"仿行宪政"的上谕仿佛从天而降,民间社会一片欢呼声,各种宪政团体应运而生,新兴报刊上的舆论冒着热气,学界、商界、报界,在精英阶层当中这道上谕曾点燃了他们心中的希望,华夏的天空曙光隐现,百年前的那些日子,他们激动过、亢奋过、彻夜难眠过。今天我们很难想象那个颟顸的慈禧太后,是如何经过反复的权衡、斟酌、算计,才作出了这个大胆的决定,无论如何,蹒跚而行的晚清新政进入了"预备立宪"的阶段。在充满危机和屈辱的转型期中,当时的社会也涌动着一种求新、求变的浪潮,以张謇、汤寿潜等为代表,大江南北,多年来奔走、游说、推动立宪,这股社会力量是不可忽视的,被迫寻求应变之道的清廷不能不作出回应,此前派五大臣出洋考察,背后就有他们闪现的身影,自上而下的"预备立宪"与他们为主角的"立宪运动"是平行的,后者正是前者重要的原动力。�制皇权的老树上从此能抽出别样的新芽吗?中�能由此顺利完成转型吗?
  有人说,清廷对"立宪"并无诚意,完全是骗人的鬼把戏。有人说,清廷只是借"立宪"来为自己延年益寿,对进入古稀之年的慈禧而言,"立宪"不过是"预备",只要"预备"期设置得长一点,她身后哪管它洪水滔天。确实,包括慈禧太后在内的统治者,之所以在一百年前幽暗的夜晚选择了"预备立宪",要在帝国的脖子上套一块金灿灿的"宪政牌",并不是自愿的、主动的、积极的,更多的是被动、无奈的应对之策,尽管如此,我们依然要肯定他们在百年前的这一选择,选择"仿行宪政",就是选择一种更进步的政治文明,至少表明他们并不排斥先进国家尝试过的制度模式、治国理念。与垂拱而治的绝对王权相比,君主立宪毕竟是个进步,它承认代议制,承认司法的相对�立性,承认民众的基本权利,承认地方自治,即社会的自主性,等等,这一切都是难以估量的巨大进步。 远在新疆,也出现了具有地方议会性质的谘议局,英国著名的《泰晤士报》驻北京记者莫理循1910年拍下一幅"新疆谘议局"照片,虽然房子看上去那么不起眼,像个普通的北方农家院落,光秃秃的枝桠,一片冬天的荒凉,但谘议局乃至资政院毕竟都是新生事物啊。在广西桂林,一次官方集会上,高悬着"立宪万岁"的匾额,会场上不同的服装就是一个新旧交替时代的风景,一边是穿清朝官服的大小官员,一边是穿着新式校服的小学和师范学堂学生。这一切都意味着中�开始从古代开始向近代转型。
  1908年8月27日颁布的《钦定宪法大纲》当然有许多问题,它试图以宪法的形式确立君上大权,"大清皇帝统治大清帝国,万世一系,永永尊戴。""君上神圣尊严,不可侵犯。"但它所附《臣民权利义务》首次承认"臣民于法律范围以内,所有言论、著作、出版及集会、结社等事,均准其自由。""臣民非按照法律所定,不加以逮捕、监禁、处罚。""臣民之财产及居住,无故不加侵扰。"等等。将"君上大权"和"臣民权利"都纳入法律框架,这毕竟是前所未有的。
  "预备立宪"最终淹没在革命的呐喊中,完全出乎立宪派的意料之外,他们曾那么真诚地支持君主立宪,极力推动立宪进程,他们是脚踏实地的实业家,或者有声望的知识分子,他们在本土的社会影响无疑远在革命派之上。他们满怀信心,要在清帝国的老树上嫁接出新宪政的新枝,他们并不想把这棵蛀虫蚕食、狂风摧折的老树连根拔起,他们在政治上主张温和、渐进的改革,而不是激风暴雨式的革命,他们希望以最小的代价、最低的成本实现社会转型。在危机四伏的晚清,他们实际上是社会稳定最坚定的支持者,他们有可能顺利将旧体制带入新社会,清廷与他们之间一度有过良性互动,从派五大臣出国到颁布"仿行宪政"上谕,到《钦定宪法大纲》,都可以看出这一点。他们借"预备立宪"的东风,在全国各地成立了许许多多立宪团体,有些已具有近代政�的雏形,新兴的报刊到处是他们的声音,然而,腐败透顶的权势集团为既得利益的绳索所捆缚,私心至上,在关键处止步不前,对民间社会的和平推动转型的迫切意愿没能作出积极的回应,把这些温和派也都推到了革命的一边,1911年春天是清廷最后的机会,当第三次国会请愿运动只得到把9年预备立宪改为6年的结局时,这个王朝的命运便已决定。
  1911年10月30日,在武昌枪响之后,南方各省纷纷呼应,宣布�立,连京师附近的新军第20镇统制张绍曾发出通电,作出兵临城下的威胁,也就是清廷在丧失了立宪的主动权,完全处于被动时,才对立宪派多年的呼吁作出回应,匆忙颁布《实行宪政谕》,接着,在11月3日宣布"宪法重大信条十九条",承认"皇帝之权,以宪法所规定者为限。"承认"宪法改正提案权在国会。"承认"本年度预算,未经国会者,不得照前年度预算开支。……"等等。然而,这一回应来得太晚了,一切都已来不及了。旨在让一个王朝万年永固的"预备立宪"只能流产。省纷纷呼应,宣布�立,连京师附近的新军第20镇统制张绍曾发出通电,作出兵临城下的威胁,也就是清廷在丧失了立宪的主动权,完全处于被动时,才对立宪派多年的呼吁作出回应,匆忙颁布《实行宪政谕》,接着,在11月3日宣布"宪法重大信条十九条",承认"皇帝之权,以宪法所规定者为限。"承认"宪法改正提案权在国会。"承认"本年度预算,未经国会者,不得照前年度预算开支。……"等等。然而,这一回应来得太晚了,一切都已来不及了。旨在让一个王朝万年永固的"预备立宪"只能流产。

2009年8月6日 星期四

独立发送

2009年7月12日 星期日

“你们自由了,这里是西德!”(转)


Leading Cloud Surveillance service

Leading Enterprise Cloud IT Service Since 2003

Powered by FirstCloudIT.com, a division of DriveHQ, the leading Cloud IT and Cloud Surveillance Service provider since 2003.